【花镇情缘】(09)(完)作者:whitesheep12   人妻小说 
字数:9438


  第九章。隔着距离的爱

  这花塔山的山脚下一长条的都是旅店宾馆,不过这街道上冷清的连个人影都没有,我也不能找个人问问哪家店好,看到这么多的店,一下子就让我挑花了眼,当我看到花尘馆的时候就对它有着独特的好感,那外面的布条上写着有温泉可以享用,我就是冲这一点去了这家店,当一个人身心疲惫的时候,泡温泉是一种能让人身心都解放的方式。

  当我背着张莺莺踏入这家店门的时候,里面却是一个人都没有,奇怪?做生意的怎么连个人影都跑没了,人少就算了,一个都没有,这是不打算做生意了吗?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心里咒骂道:「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牙缝,没想到这一天会被我碰到。」

  我把张莺莺放在一张椅子上,看她睡得很沉一时半会儿估计是醒不过来了,这也怨不得谁,只能怪我一时兴起让她喝了酒把她搞得昏睡过去了。

  这花尘馆怎么就这么安静呢,难道有鬼?凭借着这份好奇心我轻轻迈着脚步往里走去。

  我往走廊的深处走,看到前方很远处有一丝光亮,我就不停往那边走去,我哒哒哒的脚步声走得很仓促,主要我看不到后面的光亮,这走廊实在是够长的。
  终于我来到了灯光处,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这里是一个池子,联想到外面布条上写着的温泉那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池子的水还在不停冒着热气呢,可是却是没看到一个人的影子,总之,偌大的一个旅馆就是看不到一个活人,让我感觉挺恐怖的,从漆黑的走廊走过来时候就感觉背后阴森森的,细细想来真是让我毛骨悚然,额头不经意间掉落了几滴汗水,虽说没出什么事情,却是自己把自己吓个半死。

  正当我在灯下看着这片水雾弥漫的温泉之际,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后背,说道:「欢迎光临,客人。」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赶忙回头一看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这诡异的事情吓得我「扑通」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我眼睁睁看着眼前,有点后悔我的好奇心,如果不是我的好奇心我就不会遇到这种恐怖的事情了。

  我慌张地大吼大叫道:「谁?谁?你是谁?给我滚出来!」

  可是回答我的只有四周传过来的回音,东南西北的声音重叠着进入我的耳朵,让我整个脑子都混乱了,我的心飞速跳动了起来,砰砰直跳的心跳和瑟瑟发抖的身子是我如今的处境,第一次碰到和恐怖片一样的离奇情节,吓得不行,腿都使不上力气,一屁股瘫软在地上。

  我看着温泉里倒影的脸庞,苍白得像一张薄纸,最后只能无力地趴在地面上等待着命运的抉择,不知道我会遇到怎样的事情呢,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里空空荡荡的一切仿佛是用来迎接我的。

  就在我吓个半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我抬起了头,不过我抬头的时候就被那人按了下去,我的双手很快被他用绳子捆绑住了,紧接着双腿也没有放过。
  我在地上扭动了几下试图把绳子给解开,但是屡屡失败后就放弃了这个心思,那个绑我的人显然不是一个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笨蛋,娴熟的技术和速度是惯犯才会有的。

  看我不再挣扎,那人把我一翻身,我就躺在了地上,当我看到了那个人的脸之时,心里万分震惊,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花秀英,我慌张道:「啊?怎么会是你?英姐?」

  吃惊之余,更多的是恐慌,那天我报复她时候对她做过一些出格的事情,说实话做完以后我的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呢,就是怕她报复,因为花秀英本身在花镇有着不小的实力,对付我这种没钱没势的人那是手到擒来的,所以我只能用卢文明给她拍的性爱录像来威胁她不要轻举妄动,没想到她竟然一点都不当回事儿,如此一来,我就是被她搞死也是分分钟的事情,阶下囚除了唯命是从根本就没有出路,像我这么一无是处的人谁又会来拯救我呢?看到花秀英那张绝美的脸庞上溢于言表的笑脸,我却是面如死灰,她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那天你对我的羞辱,我一辈子都铭记在心,其实这些天你一直呆在家里我也找不到好的机会下手,不过你知道的,阿梅家就住在你家隔壁,我叫她帮我盯紧你们的一举一动,这不逮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话又说回来,你这家伙敢对我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居然还敢大摇大摆地在花镇瞎逛,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我刚想说点什么用来反抗她的犀利言辞,但是她用她的脚马上叫我闭上了嘴,花秀英在我的跨中间滑动着穿着鞋子的脚,一脸高傲:「你这挨千刀的,竟然敢侮辱我,我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屈辱,就算把你杀了也难泄心头之恨,那你就多陪我玩玩吧。」

  我的卵蛋被她的脚轻轻挠着,阵痛阵痛的,幸亏她没有狠心一脚踩下去让我蛋碎当场,我闭眼绝望道:「我错了,但是我不会向你低头认错,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着他要的尊严,你的行为让我颜面尽失,我讨回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真是可爱又天真的家伙,你知道我喜欢你哪一点吗,没错,我最喜欢你那副一脸天真的模样了,那天你就是在酒吧里很自然的失身给我的呢?」

  我再次睁开眼看看她究竟想怎么样,毕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小命都在人家手上自然没了心气,更不敢大声说道,再说我们的仇恨远没达到杀死对方的高度。
  后面又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我就更是傻了眼,这两人不是别人,就是张雯雯和管清梅,她们还背着张莺莺一同前来了,看到这里,我的心里是五味陈杂,她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询问道:「这里本来一个人都没有,怎么一下子你们几个都来了?」
  管清梅跟着花秀英是能理解的,不过对于张雯雯的出现给了我很大的惊讶,她不是应该好好的待在家里吗,怎么会来这里?她来这里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目的的吧。

  管清梅向我挥了挥手打招呼道:「这是秘密,告诉你也无妨,这种三不管地带都是黑社会的地盘,英姐在花镇黑白通吃,偶尔包个场的实力还是有的。」
  花秀英用手抬起了我的下巴,呸的一口老痰吐在我的脸上,她开始笑着用双手抚摸我的脸,拍打了几下说道:「我就知道男人是靠不住的,没过多久你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瞧你今天把莺莺整成什么样了,你敢伤害我最疼爱的莺莺,那今天也怪不得我下狠手了!」

  我拼命摇头否认道:「别啊,她是自愿的,这是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你也管得太宽了吧,你、管清梅不是那天和她的情分断了吗?怎么又想起来跟我秋后算账了?」

  花秀英突然脱起了衣服,那是一套精致的紫色西装礼服,她把那脱下来的领带系在我的脖子上,自己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话是这么说,不过事在人为,就当那天说的话是放屁吧,你这么对莺莺,亏莺莺还死心塌地地跟着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伤害她一寸,我便还你一寸!」

  我据理力争道:「我怎么了我?我真是冤枉啊!不信你把莺莺叫醒我们当面对峙?」

  花秀英毫不吝啬地把赤裸的身子给我看光,当我从上面丰满的胸部看到下面稀疏的阴毛时候,胯下的鸡巴当着她的面硬了起来,主要是想起了和她第一次做爱的场景,那真是极为美妙的事情,真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的关系会变成这副腔调,搞僵掉了。

  我沮丧地把头低下,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今日看来在劫难逃,眼泪也跟着不停往下流,这根我脖子里的领带在我看来和栓狗的链条没什么区别,手脚的绳子是对自由的束缚,那么那领带完全就是对我尊严的践踏。

  张雯雯也走到我面前上来兴师问罪:「没想到你会这样对我姐姐,她做错了什么,你要把她折磨成这样子?」

  说完她俯下身子当着在场几人的面啪啪两巴掌打在我的脸上,然后跪在华秀英面前说:「英姐,饶了他吧,我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

  花秀英把张雯雯抱起来,她刚好比张雯雯高了一个头,她用张雯雯的脸挤压着自己的丰满的奶子,冷笑道:「小雯你真是的,平时你姐姐最疼你,你姐都被他折磨成这副样子,怎么?你这是要男人不要姐姐了吗?」

  张雯雯激动地哭了出来,委屈道:「我……我……」

  花秀英把她扑倒在地上,恶狠狠地说道:「掌心掌背都是肉,怎么你舍不得你的男人放掉点血吗?那样吧,给你个选择,你愿不愿意代替他接受惩罚呢?」
  张雯雯的身子瑟瑟发抖起来,转眼间她也被花秀英用绳子捆绑起来了,很快她就落得跟我一个下场,我有点看不下去了,张雯雯居然会替我求情,这让我更加脸上无光,花秀英这个仗势欺人的女人真是把我的心境消磨得快崩溃了,嘶哑道:「英姐!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放了雯雯吧,有事冲我来就行了。」

  「晚了,好戏才刚刚开始,你要是再啰嗦我就把你下面废了,乖乖闭上嘴巴吧。」彪悍的女人不需要解释,这句话让我只能一声不吭,毕竟下面的东西对于男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而她是那种能说到做到的女人,强势的让我喘不过气来。

  在我们沉默之际,管清梅不知道从哪里推来了一个跷跷板,那跷跷板下还拖着两麻袋东西,很快她把麻袋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剪刀、胶带、绳子、刷子、剃须刀、火腿肠、啤酒和西红柿等东西,这些东西可以忽略不计了,当我看到一把染血的菜刀之时就被震慑住了,那两个疯女人如果做出了杀人这种事情我也是相信的,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怕得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硬着的鸡巴也被吓得软了下去,命在他人手的感觉就是千万不能轻举妄动,生怕微微一动就引起花秀英的不满。

  花秀英不耐烦地说道:「阿梅,好慢啊,我等你等了好久,希望你想出来的这个点子会很好玩?」

  管清梅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当然,这可是我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绝妙点子,不好玩的话你可以惩罚我哦。」

  花秀英催促道:「那就赶快开始吧。」

  说完以后,管清梅先把地上昏迷的张莺莺整个人都塞进了一只大麻袋里面,张雯雯也被如法炮制塞在另一个麻袋里,她们两个都被裹得很严实,只有一个头露在麻袋外面。

  很快管清梅把张莺莺和张雯雯用绳子系在了跷跷板的两端,当然张莺莺的体重比张雯雯要重一点,所以跷跷板的两端就造成了倾斜,张莺莺是在地上面,张雯雯就腾在了空中,她们的头刚好放在跷跷板的木板的两端,都是仰躺的姿势。
  花秀英从管清梅那里接过一把剪刀,来到了张雯雯那边把麻袋的底部剪穿,她再用力一撕扯,「嘶啦」一声,麻袋撕出的一道大口子就把张雯雯的胯裆呈现了出来,吓得张雯雯哀求道:「英姐,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很快就会过去的,只是一个有趣的游戏而已,用不着紧张。」花秀英不顾张雯雯的哀求继续进行着手里的动作,很快用剪刀把张雯雯的裤子剪得下面透了风,并且拿着剪下了的布条放在张雯雯脸上说道:「以前我怎么没发现我还有做裁缝的资质呢,小雯,多谢配合,大吵大闹的话我可是会很生气呢。」

  花秀英看着张雯雯的小穴观赏了起来,看得眼睛直勾勾的,羞得张雯雯脸蛋通红,直接把眼睛闭上了,睫毛被几滴晶莹的泪珠润湿了。

  「不要看,好害羞。」

  「很漂亮的小穴,毛还没长齐,哈哈哈哈……」

  花秀英的笑得肆无忌惮,让张雯雯强忍着的委屈一下子释放了出来,哭得更加凄惨起来:「不要欺负雯雯,呜呜……」

  「重色轻友的家伙大姐我最讨厌了,你和你姐真是一路货色呢,那时候她选择抛弃了我,不过卢文明死了,那么我把她占为已有也是不错的选择。」

  花秀英把脸冲到张雯雯的小穴口,用鼻子嗅了嗅味道:「不一样的味道,虽然你和你姐姐长得七分像,但是你却远不及她美得动人心魄呢,她浑身散发着淡淡的体香,你没有。」

  「姐姐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她是花镇每一个男子的梦中情人,那样的人太难当了,我是万万学不来的。」

  「梦中情人?啊呸!就是因为她总是摆出一副很容易亲近的样子又不懂得拒绝,卢文明那个家伙才会得手的,当着我的面抢我的男人,这事情你应该也经历了一次吧,你说的话实在让我恼火。」

  花秀英吐了一口吐沫星子在张雯雯脸上,张雯雯却是吓得脸色苍白,不敢继续说话了。

  花秀英去旁边打开了一瓶啤酒,把啤酒「咕嘟」「咕嘟」一口气饮尽,然后怨恨道:「莺莺是一个大笨蛋,她居然牺牲自己来解救我,不知道我在暗地里为她做了多少事情,就算她对我不冷不热,但是我是打心底里喜欢莺莺的,一直都是最喜欢,这一点从没改变过。」

  这大概是一个强势女人真情吐露的心声吧,花秀英喜欢张莺莺,但是女人和女人在一起说起来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我们国家对于同性的爱还是很抵触的,大部分民众都不会接受这种畸形的感情。

  在场的气氛很冷,由于一个强势女人的眼泪让我们都沉默了起来,没人敢打扰她的思绪,或许这时候在场的我们能感触到其实花秀英有着一颗更为敏感又脆弱的心,她只不过是假装坚强,用强势来保护自己,为了让自己不再受伤,可惜,到头来她只是在逞强,心里那道坎一旦自己狠狠迈了过去,那么她就哭得像个无助的姑娘,放下了任何的尊严和戒备。

  片刻的柔弱以后,花秀英的眼神又恢复了自信,如火一般的眸子闪着耀眼的光芒,嘴角微扬露出一个魔性的笑容,命令道:「阿梅,女人就交给你了,男人的事情交给我来!」

  管清梅做了一个敬礼的动作说道:「遵命。」

  花秀英把我推进了温泉岸边,说道:「好臭,小明你这家伙真是恶心,看来要好好清洗一下才行。」

  看着雨过天晴的花秀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热情如火的大姐姐,我终于不再对她有所忌惮,开口道:「好怀念的称呼,每当你这么叫我的时候,我感觉你并不比莺莺差,每一个人都是与众不同的,莺莺是温柔如水的女人,你是热情如火的女人。」

  「你的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甜,莺莺就是被你耍的团团转的傻女人,我是不会上当的。」

  花秀英先把我的上身弄得笔直,然后再把我下半身推倒了温泉里,被绳子捆绑的滋味真是难受,我试探性地开口道:「英姐,你要干嘛?」

  耳畔轻轻传来一个诱惑的声音:「裤子都快撑爆了,不释放出来压抑着可对身体不好呢?」

  我的自制力真是差劲啊,就在花秀英靠近我的时候我的下面无缘无故就又硬了起来,看来我对裸体的美女是没有一点抵抗力的。

  花秀英跳进了温泉水里,撩拨了一下她那湿漉漉的金色长发,给了我一个诱人的飞吻,在水里舞动起她细细的腰肢,双手举在头顶时那胸前一颤一颤的奶子让我瞬时血脉偾张起来,下面鸡巴的硬度从一根木棒直接升级到了金箍棒。
  花秀英走上前来得意地笑道:「看来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很快她解开了我裤子的拉链,「啪嗒」一声,我那个笔挺的鸡巴一下子就打在了她的手背上,她感觉到那个骇人的硬度,笑得更欢了:「调皮的大鸡巴,你真是悲剧呢,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这么嚣张,看我不把你搞软掉。」

  说完她张开血盆大口把我的白嫩粗吞没在她的嘴里,好深,我能感觉到我的白嫩粗卡住了她的咽喉内部,她闭着眼睛一脸痛楚,我能想象那种窒息的感觉。
  进去的一刹那,她的痛楚脸色僵硬了十几秒,适应过后,她猛地一抬头,眼睛里爆裂出浓浓的喜悦,她把双手撑在地上开始耸动起她的身子,随着她的头一前一后的移动,我的鸡巴如遭电击,她贪婪地用牙齿勒着我的那层包皮,舒服得我不自觉地呻吟:「哦……好爽……哦……我快忍不住啦……」

  我挣扎了几下身子,身子也往后倒去到了地上,我仰望着这氤氲的温泉上方,脑海里像是升天了一样,我能感觉到鸡巴里涌出的一股股精液不断射在了花秀英的喉咙里,不对,怎么会有源源不断的精液呢?原来我完射精的同时又撒起了尿,那股水枪般的冲击让花秀英的嘴离开了我的鸡巴。

  她抿着嘴扑倒在我的怀里,用那张刚刚被我口爆的嘴亲吻我的嘴,她那是想让我品尝一下自己精液和尿液的味道吗?好恶心,我故意把头歪在一边,不过还是让她得逞了,我的抵抗让她拍打了我的一下蛋蛋,那阵痛让我脱口而出了声啊,趁着那个短暂的间隙,她嘴里含住的东西对准我的嘴涌来,恶心到我想吐,这就是我的精液?我的尿液?好臭!好骚气!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冲击,瞬间石化当场,回过神来,眼泪被呛得哗哗直流,我挣扎着想把那嘴里恶心的东西往外吐,但是花秀英的嘴久久不愿放开,她那坚定的眼神仿佛是在对我说吞下去一样,我心一狠,蠕动了一下积满了精液和尿液的喉咙,「咕嘟」一声,有种心脏跳出来的感觉,这是比死还难受的感觉,咽下去以后,整个人就不省人事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多久,是头顶上方一直滴落下来的水把我打醒了吧,那些水真是奇怪,是断断续续的水滴,温度奇高。

  当朦胧的感觉消失,我看清了上方那个半蹲着的裸体女子,这是管清梅,等等,她在干什么?她的左手和右手都拿着一根粗细适中的火腿肠,她不停地摇晃着手臂在麻袋里抽插着什么?

  管清梅嘴里兴奋地念叨着:「这感觉真是棒极了,嚯嚯嚯……」

  我刚要开口问话,喉咙里那股恶臭就让我把话收了回去:「咳咳咳……咳咳咳……」,吞了一口口水后艰难道:「管清梅,你在干嘛?」

  她的手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低下头看了我一脸眼,吃惊道:「啊?杨明,你醒啦?英姐!杨明醒啦!」

  「马上就来。」

  「嗯,不过在这之前,我已经憋不住了,杨明,接受我全部的尿吧。」管清梅把手脱离了火腿肠,她掰开自己的大阴唇用手轻轻抚摸了起来,不一会儿里面喷射出一股源源不断的激流打落在我的身上,好烫,我闻着那股骚气的尿味,眉头皱个不停,心情当然极差了。

  管清梅却是笑着说道:「哦,好舒服,杨明,怎样?我的尿液味道不错吧?」
  我是不准备搭理这个疯子了,自从看清管清梅的真面目后,我发现管清梅的眼神里总有一股阴冷的笑意,让人觉得不寒而栗,所以我很少主动和她说话,被一条毒蛇盯着的滋味那可不好受啊。

  「好啦,好啦,阿梅你不要闹了啦,现在去给莺莺和雯雯松绑,时间也不早了,马上进入大高潮吧。」

  很快张莺莺和张雯雯的绳子被管清梅解开了,同时我的绳子也被花秀英给解开了,「扑通」「扑通」「扑通」一连三声,管清梅左手挽着张莺莺右手挽着张雯雯带着她们下了温泉,下去的时候我看到两根火腿肠和几个西红柿掉在地上,怪不得张莺莺和张雯雯不叫唤,原来她们嘴里被塞了西红柿,清醒以后我就知道那两根火腿肠的妙用了,刚才是管清梅用它们在侵犯着张家姐妹的小穴吧。
  花秀英同样挽着我的身子,她那软软的奶子顶着我的背走路,感觉怪怪的,那是一种让人舍不得离开的柔软,当我还沉浸在那份柔软的时候,花秀英就在我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我应声入泉,随后她也张开手臂跳了下去。

  当我从温泉底部里探出头来,张雯雯依偎在张莺莺怀里,心情很低落,看来是被花秀英和管清梅这两个女人的恶作剧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

  花秀英在走向张莺莺关怀道:「你现在还痛吗?我都不舍得伤害你,你竟然被小明折磨的青一块紫一块,真是让我生气。」

  张莺莺感受到背上的那只手,回过头去绝望道:「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为什么把雯雯牵扯进来,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花秀英淡淡道:「就是一直在你的怀抱里,这样才会更加依赖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整天学你哭哭啼啼,能随随便便哭的人,我从来不去同情,那是生活给她的磨砺太少了。」

  张莺莺大声道:「我只是把能给她的都给她,如果她能茁壮成长的话我就会感到很欣慰,慢一点也无所谓。」

  花秀英靠着张莺莺的肩膀,轻轻道:「别人的事情我不管,我只管你的事,如果受伤的人是你,那么我就会铲除给你带来不幸的人。」

  「求你了,别管我了,我……」

  「怎么能不管,无论如何,我对你的感情都是真真切切的,就算被你拒绝无数次,抛弃无数次,我都不会放弃的,我会厚颜无耻地出现在你的面前。」
  世界上最不可理喻的事情就是感情,当一个女人飞蛾扑火般的爱上了另一个女人的时候,那种疯狂像无止境的熊熊大火,怎么也阻止不了。

  花秀英的大声告白是如此柔情蜜意,如此热烈大胆,让张雯雯吓得小鸟依人般地跑到了我的怀里来,她捂着耳朵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

  花秀英把张莺莺拉到了温泉的岸边,做出了男人般的动作,她把张莺莺的上身按在温泉旁边的地面上,她用力抓着张莺莺胸前的雄伟,那是一个令其他女人又自卑又嫉妒的地方,一对充满弹性又坚挺的爆乳,这是让男人看了血脉偾张的好东西啊,看到此情此景的我气血翻涌,鸡巴的反应让我很尴尬,它不偏不倚刚好顶在张雯雯的腿缝间,惹得她一声惊呼,连连叫我为坏人,我真是比窦娥还冤,看到女人和女人赤身裸体的香艳场面,我不硬起来那就不是男人该是太监了。
  花秀英丰满的奶子还挨着张莺莺的后背摩擦个不停,在她摇晃着身子的时候温泉的水面被她弄得哗哗作响,波纹四起,

  她的手从张莺莺的奶子处移到了小穴,无名指和食指并拢戳弄起来,一边戳一边叫道:「明明靠手指就能获得高潮,那么鸡巴对于不能生孩子的你来说完全没有意义,我一定可以给你带来幸福的,莺莺!」

  张莺莺娇喘连连:「哦……有感觉……哦……好舒服……」

  花秀英现在就有一点疯婆子的味道,一个强硬的女人发动了她连连不断的攻势,那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蛮不讲理,就是想把眼前的一切都摧毁得一干二净,最终张莺莺得到了别样的满足:「啊……出来啦……出来啦……哇……」

  她的大腿内侧流淌出大量的淫水,不过转眼间落入了这个宽广的温泉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当她喘着粗气的时候,花秀英用热烈地吻上了她的唇,两人的身子紧紧交缠在一起,不仅仅是这么简单而已,我看出来她们两人的心这一刻走到了一起。

  与此同时,在一旁看着花秀英张莺莺大战的管清梅也大声浪叫道:「英姐偏心!我也要被那要蹂躏!哦……哦……高潮啦……啊……」本就站在温泉里自慰个不停的她一下子钻入了水底,等她出现在水面的时候,是一副无比满足的表情,仰躺在水面上随波逐流,似乎在享受那份高潮过后的余韵给她带来的片刻宁静。
  回味一下她们那一具具动人的娇躯,我情不自禁地在张雯雯的腿缝里摩擦起来,胯下那根金箍棒在千百次的摩擦后终于攀至顶峰,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那经历了千辛万苦才酝酿出来的浓稠白浆终于喷射出来,一浪高过一浪,比水枪还要猛烈不少,那速度快得根本停不下来,射到最后我腿软的把张雯雯也带入了池子底部,这一刻,窒息的不止是呼吸,还有我的脑子,我看到极乐世界真的在向着我殷勤地招手,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因为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最重要的是我和花秀英的关系也有所回暖。

  红尘馆一夜,我们一男四女荒淫了一番,关系却是有了明确的变化,看来我还得背着良心娶不爱的张雯雯,心里深爱的张莺莺似乎不是我能染指的了,霸道的花秀英像一堵墙,把只有一尺之遥的我们隔开了,不过,没关系,已经得到过她,自然深知她是坚不可摧的,即使娶的人不是她又何妨,只要她的心里曾经也有过一个我,那么便已足够。

  深爱的人,不一定要在一起,在一起容易腻烦,对于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吃那些美味,那不就是家常便饭吗?张莺莺是一道可口的入口即化的美味,偶尔尝个鲜那真是绝好的,再说那朵霸王花一般的花秀英,她的眼睛似乎从来不肯离开张莺莺,我对张莺莺的真心就隐藏了下去,可我知道我的爱不是风雨只会留下短暂的痕迹,那是深埋在我心里的东西,只要活着,就是永远。

  平凡如我,能娶到张雯雯这样一个小家碧玉知书达理的女人,已经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了,国庆节那天,我和张雯雯结婚了,伴娘是花秀英,只因为她没结过婚,旁边的张莺莺和管清梅都有来陪伴,来年的五月,一个胖小伙子出世了,说来也巧,我的孩子出世刚一个月,我家老头子就因为摔了一跤死于脑溢血,那时候我还没帮我孩子起好名字,生活就是这样有得有失,为了纪念我家老头子,我特地为我家崽子起名叫做杨念龙,只因我家老头子叫杨龙。

  我和花镇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现在我和张雯雯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都住在我出生的地方,这里是太阳市中心地带,比起隔壁环境优美还没有过度开发的花镇,竞争压力太大,幸亏凭借着花秀英的人脉关系,平庸的我才能在市里站稳脚跟,当上了一名小学的电脑老师,虽然宅,但是在电脑技术一方面的话我还是真才实学的。

  有了孩子的我,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父亲,必须要好好努力工作才行啊。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