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独特的经歷   都市激情 

 还沒出国前,有一次一个大学时的铁哥们朋友带着他老婆来武汉,说是谈生
意兼带旅游。正好那段时间我老婆到加州出差去了,有十来天的时间不在家,我
就强烈建议我朋友和他老婆住在我家,一来叙叙同学之情,二来也方便带他们到
武汉四处转转。
那天晚上,我还叫了公司的几个小老弟一起,我们几个在酒店喝了个天昏地
暗。朋友基本上是被那几个小老弟从车上直接擡到床上的。我一直到家都自我感
觉到意识是清醒的,但后来就不怎么记得了。
第二天,也许是酒精还沒完全释放,到了晚上八九点锺的时候,我就感觉到
特別困,然后找到床躺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虽然睡的时间很长,可是第二天还
是觉得有点累。
如此情况重复到第四天。这天朋友开着我的车带着老婆去江北了,我因爲公
司?沒什么大事,又想到自那晚喝完酒后就一直觉得困乏,所以上午交代完一些
简单的事务后,我就回家准备休息休息。
回到家,朋友的房间整理的幹幹净净,我是特別喜欢整洁的人,不由得对朋
友老婆心生贊美。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半开的抽屉?有一盒摄像机磁带,而且型号
和我家的摄像机磁带是一样的,但是我不能确定这盒带子到底是我的,还是朋友
的。因爲我和老婆有时候会摄下做爱的镜头玩玩,怕出意外,我决定看看带子的
内容,万一是我家的就得赶紧收拾起来。
这一看不打紧,我一下子就懵住了。这才知道爲什么每天晚上一到时间就想
睡。
带子的内容从那天喝酒的晚上回到家开始,很显然是朋友老婆拍摄的。朋友
躺在床上已是烂醉如泥。镜头又慢慢找到我的房间,沒人;又在客厅四处转了一
圈,沒人;镜头又朝厕所走过来,突然朋友老婆很惊奇的喊了一声「啊!」只见
镜头中我西装革履的倒在厕所?,裤子的拉链已经拉开,一只手还握着软嗒嗒的
鸡巴。
看到这我忍不住笑了,很显然我是要尿尿来的,然而我还沒有实现就已经醉
过去了。
停顿了近一分锺后,镜头抖动起来,并最后固定在我躺倒的位置。这时朋友
老婆出现在镜头中,并朝镜头做了一个鬼脸。她走到我旁边,看着我一只手握着
鸡巴的样子,不由得笑得前俯后仰。乐了一阵之后,她把我的手拿开,两只手抓
住我的鸡巴左捻捻,右扯扯,把玩了良久。
无奈鸡巴总是软嗒嗒的沒有一点起色。于是她索性把我的裤子扒到了膝盖,
趴在我旁边一口叼起我的鸡巴就开始吮吸。
一只手不断的在我的肛门处附近抚摸,另一只手一会儿捏我的屁股,一会儿
拿着我的两颗睪丸搓来搓去。
一段时间后我的鸡巴有了起色,逐渐充血勃起起来。
朋友老婆吐出我的鸡巴,又朝镜头做了个鬼脸,并歪了歪嘴巴说:「哎呀,
嘴巴好累。」说完又接着含住我的鸡巴使劲的舔、吸,用舌头在我的龟头冠状沟
周围转来转去,又用舌尖往我的马眼?戳。
过了一会,朋友老婆看了一眼摄像机镜头,想起来什么似的。于是一只手迅
速扯下了自己的衣服,同时把下体超摄像机这边躺了下来。只见她一边卖力的舔
弄我的鸡巴,一边把两腿叉开,用手找到那已经是水汪汪的蜜穴处,用食指和拇
指不断的揉捻自己的阴蒂。
镜头下,阴蒂红彤彤的,突起很明显,就像一个小小的阴茎龟头。一边又时
不时的用无名指往蜜穴?戳几下。看着我的鸡巴昂首挺立,朋友老婆把我躺平,
然后叉开腿骑到我身上,用屄毛和那淌了满是淫水的肉屄使劲的在我脸上和鼻子
上摩擦。
这样盡情扭动了几分锺之后,她就直接移到前面,一下就把我的鸡巴插到了
她的屄?坐在了我身上。看得出来,这时候她已经到了快车道上了。只见她上身
趴在我腿上,头部和肩膀基本上保持不动,只是那白花花的大屁股不断擡起又砸
下,一下比一下勐,一下比一下快,摄像机?噼噼啪啪的肉和肉相碰的撞击声不
绝于耳。
有时还传来一声鸡巴从屄?拔出来时发出的像打嗝一样的声音。朋友老婆这
时已不再对摄像机做鬼脸了,她脸色紧绷,两眼发直,只是使劲的、全神贯注的
把她的屄忘我的鸡巴上忘我的套弄。
我身上淫水四溅,嘴上还占了一根她的屄毛。这样激烈的沖击抽插了近十分
锺,突然朋友老婆开始嗷叫起来,她迅速擡起上身,把屄从我的鸡巴上移开,并
一只手向后撑在地上,把胯使劲向上朝天挺起,同时另一只手用力的拍打自己那
红彤彤的充血的屄,打得屄水四处溅射。
嘴?嗷叫着「操死了,操死了,操死我了!」这样打了五六下屄之后,只听
朋友老婆一声尖叫「噢……」全身开始一阵一阵的抖起来,尤其是那只朝天翻开
着的屄,一下一下的朝天上顶,似乎要装进一切似的。那只打屄的手不再打了,
而是迅速抓住自己的屁股,力气非常之大,指甲都快陷进肉?去了,这样抓住屁
股用力的掐、用力的扯。
看到这?,我的鸡巴暴涨得不行。看来朋友老婆不但色性很浓,而且有点受
虐的倾向,其高潮所到达的程度也是一般人所不能比拟的。
一段黑屏后,录像转到了第二天晚上。我一直很纳闷:我有沒有射精呢?我
是怎么从厕所?最后睡到床上的?然而更让我沒有想到的是,朋友居然是鼓励他
老婆的这种性行爲!后来才知道,朋友性能力不行,只有在怪异香艳的场合才能
充分勃起。
第二天晚上开始是朋友摄像的。只见朋友老婆拿出两粒安眠药在镜头前显示
了一下,又做了一个熟悉的鬼脸。然后把安眠药碾碎放进了我晚上比较喜欢喝的
橙汁?。我这才想起那几天晚上朋友老婆特別殷勤的帮我们拿这拿那,原来是早
有预谋的。
接下来的内容一上场我就已经睡着了。摄像机是经过精心固定好了的,正好
对着我的床上。只见朋友拿着一个旧床单埝在我床上,然后坐在床边和他老婆说
话。朋友老婆则帮我脱衣服,然后自己也脱的一丝不挂。
脱完衣服,朋友老婆爬到我身边,开始亲吻我。她强行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
?,绞住我的舌头搅动。
她吐了一口唾沫到我嘴?,然后又使劲的吸回来咽下去。吻完嘴,朋友老婆
又开始吻我的脸、眼、耳朵,一点一点的用舌头舔,舔一下吸一口,当她吮吸我
的耳垂的时候,我突然擡手摸了一下耳朵,几乎把她吓了一跳。
全身吻过一遍,朋友老婆又给我的脚趾头做口交。她一只一只的把我的脚趾
头含住吮吸,用舌尖在每个脚趾头的夹缝中舔。看到这我不禁郁闷起来,奶奶的
还好我沒有脚气,要不被她这样一搞,还不会把我的鸡巴给传染上脚气啊。
舔完脚趾头,朋友老婆最终转到正题上来了。她一手扶着我的鸡巴开始用嘴
替我做热身。我的鸡巴也已经昂然挺立了。
含着我的鸡巴,朋友老婆说「老公,你看他的鸡巴比你的大多了。」
朋友说「是比我的大,这么大的鸡巴,你喜欢就用它使劲的插你的屄吧。」
一边说,朋友一边隔着裤子揉自己的裤裆。
「老公,我要让你哥们的鸡巴插你老婆的屄哦,我昨天已经给他插得魂都飞
了。」
朋友老婆一边说,一边掰开自己的阴唇「老公,快来帮我舔舔屄洞,?边水
太多了,帮我吸掉吧!」
朋友应了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脱完衣服,朋友却沒有帮他老婆舔屄,而
是也爬到我旁边和他老婆一起摆弄我的鸡巴。他说「我不舔你的屄,我要舔他的
屁眼」,说完就把我两腿擡起来,用舌尖在我的屁眼周围探来探去,还不时的往
我屁眼?面捅。他老婆噗哧一声笑出来「你这个变态,就知道你沒个常规」说完
也不管他了,自个含着我的鸡巴上下套弄。
看到这我又郁闷了,他妈的这家伙还是我的铁哥们呢,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这
个癖好,而且还占上了我的便宜。
舔了一刻锺功夫,朋友老婆说:「老公,我要用他的鸡巴插我了,你到旁边
去吧。」
朋友他我的腿放下来平放在床上,他老婆把屄对准我的鸡巴骑了上去,并开
始前后左右不停的扭动,一边扭动还一边上下套动。朋友则坐在旁边一边看,一
边还在搓着那根似乎还在半梦半醒的阴茎。
朋友老婆一边扭动,一边说「老公,你哥们的鸡巴捅得我的屄好舒服哦,沒
一下都差不多到子宫?了。」朋友似乎十分喜欢听这样的话,他加快了搓动自己
阴茎的速度,说:「那就让他的鸡巴好好的给你喂一顿饱的,让他把你的屄操肿,
让他给你射精到子宫?,给咱们生个儿子。」
「那好啊,以后名义上我是你老婆,实际上也是他的老婆,有机会就叫他来
操我,我替他生个儿子,咱们一起养大好吧!」
「好,过几天我就跟他说明白,让他这几天替我好好操操你,看着他的鸡巴
在你的屄?进进出出,我就觉得莫名的幸福兴奋,我老婆的屄被別人操了,我老
婆的屄?养着別的男人的鸡巴了。」朋友的鸡巴终于似乎硬起来了。一边调情刺
激,一边卖力的套送,二十分锺后,朋友老婆似乎到了高潮前奏。她急促的对朋
友说:「老公快拿东西来。」
朋友从旁边拿出一副家伙,我是从来沒见过的。
朋友则用那个器具上的夹子,两只分別夹住朋友老婆的乳头。朋友老婆则让
我的鸡巴留在她屄?不再套动,同时拿起器具上的另外两只夹子迅速夹住自己的
两片大阴唇,再拿起一个圆圆的电击棒似的东西按在阴蒂上,并迅速打开器具的
电开关。
「老公,你老婆的屄让別人操了,快打你老婆这个骚屄,快打你老婆这个欠
操的淫妇。」。朋友老婆一边眯着眼睛沈浸在自我满足中,一边对朋友说。
朋友似乎一点不留馀地,一巴掌用力打在他老婆的屁股上,屁股马上翻起一
片红印。
「你这个奸妇,你让別人操你的屄,你的屄都被別人操肿了,我打你这个骚
屄」。朋友一边用力的打他老婆的屁股,一边还使劲拧她的奶子,转眼功夫,朋
友老婆的屁股上就是布满血丝了,乳房也是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
然而疼痛似乎更加剧了她的快感,她一边又开始了她特有的嗷叫,一边上气
不接下气的说:「老公,我的屄要被他操漏了,他的鸡巴操到了我的子宫?面去
了,老公,你同学的鸡巴操死我了,我要升天了,你快惩罚我吧,把你老婆的屁
股打烂吧,把你老婆的屄穴撕烂吧。」
朋友一手撸着自己的鸡巴,一边不断的在他老婆身上掐啊、拧的。他老婆也
早已把电器具打到最大挡了。
我沒用过这种电刺激的家伙,不过看朋友老婆的表情,我知道一定是能让人
的感官刺激更升一个层次。终于,那最后的时刻来到了,只见朋友老婆又是迅速
把胯从我身上挺起来,电击棒也丢掉了,姿势还是如同昨天在厕所?一样,一只
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则用力的拍打自己还夹着夹子的乳房和屄肉,其用力的程
度似乎是在惩罚一个敌人似的。
打了四五下之后,只见朋友老婆的腹部一个强烈的收缩,腰也随之往下一弓
然后一股液体从屄缝?激射而出,很少一点点,力量却非常大,直接就射到床边
上的墙上去了。
收缩之后,朋友老婆又用力把屄向上挺起,然后又是一个收缩,然而第二下
就沒有液体射出来了。如此反复了抽搐十数次之多,力度逐渐越来越弱。最后朋
友老婆瘫倒在床上。而此时的朋友,则是随着他老婆的高潮到来,也兴奋的射了
出来。
十多分锺后,朋友老婆才爬了起来。她爬到我旁边,看到我的鸡巴又快软下
来了,就接着用嘴给我套弄,同时还把手指头插进我的肛门,在?边按压。也许
对前列腺的刺激能增加男人的性快感,这样在她一边用嘴吮吸舔弄,一边扯我的
蛋蛋,捅我的屁眼的情况下,大概沒到十五分锺,我居然就在熟睡的情况下往朋
友老婆的嘴?射出了精液,朋友老婆一滴不漏的全都给咽了下去。
不过此时我觉得最奇怪的是,射精的时候我居然还擡起头四下看了一下,然
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怎么却沒有一点印象呢。
之后的情况发展就顺理成章的了,我们一起度过了几个美妙的3P时刻。然
而我并不对虐待很感兴趣,朋友老婆在度过了对我的新鲜感之后,又逐渐难以找
到容易激发快感的灵感。因而,以后虽然在出差的时候有过再次3P的机会,却
再也找不到那种近乎死亡、近乎疯狂的快感了。
【全文完】
上一篇:猥亵的一天 下一篇:半夜的泳池
评论加载中..